家門口學習新技能,老年人接駁數字生活

老年人融入“數字新世界”并不只表現在使用智能手機等日常生活中,在將來更多的醫療場景里,老人們也會碰到智能科技的種種元素。圖為高境鎮老年人日間照料中心。 記者 袁婧攝

從生產到生活,上海將經歷一場全面的數字化轉型。然而,這個伴隨信息技術發展而來的“數字新世界”卻讓不少老年人感到十分陌生。

一項不完全統計數據顯示,有學習數字化新知識新技能意愿的老年人占總數近半。與之相對應的,卻是依舊滯后的老年教育供給規模。今年上海兩會,這一問題成為許多市政協委員的關切。他們建議,通過社區教育、“活力老人”帶動“高齡老人”等,讓每一位老年人都能接駁上數字生活。

想方設法“留級”,老年課堂“一座難求”

健康碼,這是與疫情防控相伴而生的新事物。于城市管理而言,大量數據在后臺匯集,有利于精準、高效進行疫情防控。但高向東委員卻發現,不會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人在這一環節屢屢碰壁。他曾實地前往崇明區調研發現,一些老人子女在市區工作,自己又不會使用智能設備,獨自在家時,既無法與外界溝通,也很難享受到送餐上門服務。甚至在老年人最常遇到的醫療場景,由于不會使用智能設備,因此就連在最基礎的預約環節都常常“卡殼”。“要引導老年人積極學習使用智能設備,推動他們適應社會發展、積極參加社會活動。”高向東說。

排摸到了大量服務需求后,又一個問題“冒”了出來。這些有意愿學習新技術的老年人該去哪里上課呢?“上海老年人學習環境并不樂觀,”高向東說,老年教育目前仍面臨 “外面的人想進來”“里面的人不想出去”的尷尬局面。

數據顯示,2019年,上海在各級各類老年教育機構學習的老年學員共計78.2萬人,遠程教育學員人數達到9.2萬,占全市老年人總數的23.6%。隨著有學習意愿的老年人逐年增多,老年大學開始出現“一座難求”現象。

民盟上海市委今年遞交了《關于推進供給側改革,破解老年教育“一座難求”難題的建議》,提案執筆人、市政協委員馬馳在調研中發現,有三分之二的老年學員在課程結束時,因為不想離開這個難得的交友學習環境而想方設法“留級”。近一半的老年學院會“上新”課程,每次招生總有70%的學員都是“老面孔”。除此之外,各類老年教育機構較少培育和開發低需求、高水平、高投入的小眾課程。基層老年教育機構辦學分布、辦學條件、服務能力仍存在缺口,這讓部分老年人面臨“無處可學”的困境。

“活力老人”手把手教學,激發老人學習熱情

對此,委員們提出,政府應繼續將老年教育納入公共服務,擴大對街道和居委會老年教育的投入力度。同時,鼓勵有實力的社區整合全社會老年教育資源,并開設智能產品使用相關課程。“老人們平時會參加很多社區活動,在社區學習既安全又便捷。”高向東說。

去年7月,在普陀區調研時,他發現已有社區試點“智能教學”。社工和志愿者們手把手教老人們用智能手機打電話、登錄社交平臺、使用基礎軟件等操作。

線上學習正在成為一股熱潮。調研進一步發現,今年,超過20家線上老年教育類知識付費平臺獲得融資,抖音、快手等短視頻網站新注冊用戶中,超過60歲的比例接近30%。對此,他們提出,要促進職業院校、業余大學、成人高校、普通高校及社會辦學機構等機構開放教育資源。同時,發展適合于老年人的各項教學手段。譬如,可以編制老年教育資源培育開發指南、開發適合老年人學習特征的學習項目、推進老年教育信息化建設,借助大數據平臺做好老年教育資源更有效的聚集、調配和推送。“推動老年人更投入地學習新技術,還得依靠‘大手拉小手’。”高向東介紹,老年人群中有一批相對年輕的“手機達人”,他們本身就善于使用手機等智能設備——讓“活力老人”指點“高齡老人”或許能夠激發他們的學習動力。

民盟上海市委也在提案中建議,動員社會力量積極投身老年教育事業。一方面,推動學有所成和學有經驗的學員轉化為老年教育的老師與管理者;另一方面,可以加強對“活力老人”的職業培訓,支持他們轉化為社會志愿者,服務老年教育和社會發展。“在互相交流中共同進步,還能克服畏難心理,最終才能讓每一位老年人都享受到數字化城市的紅利”。(記者 占悅)

來源:文匯報

相關新聞

芭比直播app_芭比直播下载_芭比直播app下载官方最新版游乐网